荷叶塘

荷叶塘/安楠
墙头众多,极度杂食
现摘抄《三体》
小窗很少回

《三体 · 黑暗森林》

    生活需要平滑,但也需要一个方向,不能总是回到起点,褐蚁是懂这个的。

《三体 · 黑暗森林》

    扰动都是无目的的,但巨量的无目的扰动汇集在一起,目的就出现了。

《三体 • 黑暗森林》

  
    “孩子们,你们知道我这些年都在于什么吗?在大学里教物理,还带博士生。” 他遥望着外面的星河,脸上露出莫测的笑容,军官们发现,那笑容竟有些凄惨, “孩子们啊,我这两个世纪前的人了,现在居然还能在大学里教物理。”

《三体 • 黑暗森林》



我只是想和您讨论一种可能:也许爱的萌芽在宇宙的其他地方也存在,我们应该到处鼓励她的萌发和成长。


    “为此我们可以冒险。”


对,可以冒险。


    “我有一个梦,也许有一天,灿烂的阳光能照进黑暗森林。”


    这时,这里的太阳却在落下去,现在只在远山上露出顶端的一点,像山顶上镶嵌着的一块光灿灿的宝石。孩子已经跑远,同草地一起沐浴在金色的晚霞中。


太阳快落下去了,你们的孩子居然不害怕?


    “当然不害怕,她知道明天太阳还会升起来的。”


《三体 • 地球往事》

      看看吧,这就是虫子,它们的技术与我们的差距,远大于我们与三体文明的差距。人们竭尽全力消灭它们,用尽各种毒剂,用飞机喷洒,引进和培养它们的天敌,搜索并毁掉它们的卵,用基因改造使它们绝育;用火烧它们,用水淹它们,每个家庭都有对付它们的灭害灵,每个办公桌下都有像苍蝇拍这样击杀它们的武器……这场漫长的战争伴随着整个人类文明,现在依然胜负未定,虫子并没有被灭绝,它们照样傲行于天地间,它们的数量也并不比人类出现前少。把人类看做虫子的三体人似乎忘记了一个事实:虫子从来就没有被真正战胜过。


《三体 • 死神永生》

“如果上面没有直升机,你还会这么淡定?”AA说。

“我会的,孩子,告诉你吧,我会的。公元世纪我得绝症时才四十岁,可我很淡定,根本没打算冬眠。我是在休克中被冬眠的,自己根本不知道。醒来时已经是威慑纪元,当时以为是来生转世了,结果发现没有来生这回事,死亡只是退远了些,还在前边等着我……灯塔建好后的那天夜里,我远远地在海上看着它发光,突然悟出来:死亡是唯一一座永远亮着的灯塔,不管你向哪里航行,最终都得转向它指引的方向。一切都会逝去,只有死神永恒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