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叶塘

荷叶塘/安楠
墙头众多,极度杂食
现摘抄《三体》
小窗很少回

【羡澄】摆渡人

* 坑品极差预警


魏婴从没想到过,江澄会在那时候离开。


春天的花开了又谢,平凡人的身躯也陪着蓝湛捱过了十几个年头。等所有事情都尘埃落定以后,本是不多的一段岁月静好的时光,江澄却突然走了。他没有子嗣,走的时候身旁一个人都没有,就这么悄没声儿地不见了。就连金凌收到消息的时候,也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时辰。


说“死”不适合,说是云游却是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儿,只得用“走”就这么含含糊糊搪塞过去。一个时辰前还在处理江家事物的江澄突然就不见了踪影,只剩下端端正正摆在江家祠堂里的,用檀木盒子装好的金丹。


那颗原本是魏无羡的,后来给了江澄的金丹。


那金丹魏婴没敢要,至今还放在那里。用金凌的话说就是:“我舅舅人都走了,你还在这里装清高刺激谁呢?”蓝湛几乎又对金凌刀剑相向,顾念着是在江家祠堂强忍住没有动手,金凌却也懂得收敛,不管是话语还是行动都没有把他们两个赶出去的意思,骂完后便潇洒转身离去,徒留他们二人站在原地不知所措。


于是,这世间再无三毒圣手。


蓝湛提出的融合金丹的提案几乎瞬间就被否决掉,魏婴自己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——是为了和江澄再无瓜葛?这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。他还是期待着第二天一醒来,蓝湛告诉他说江澄云游回来了,金丹也被他重新当回肚子里了让他不要再惦记了,从此以后两个人桥归桥路归路一拍两散余生合安。


可惜,江澄没有回来,金丹也该好好的放在那儿,两个人倒是再无交集。从前是魏无羡急着和江澄撇清关系,现在却再没法在这个世界上找到和江澄建立关系的方法了。


倒真是一拍两散。


没有什么比死亡更简单的事儿了——魏婴这么想道。当年被万鬼反噬痛苦却也简单,连陈情都不用吹,这帮尸体平时打架打不利索,反噬主人倒是有着充分的主观能动性。至于生老病死就更简单了——不过是一闭眼一蹬腿,在死前几秒钟再把自己这一生过一遍,一切就算完了。


所以当他一闭眼一睁眼,看见江澄就站在他面前的时候,魏婴是懵逼的。


他甚至不敢走上前去抱一抱江澄,问问他这段时间都去了哪里。江澄没说话,他也没说话,两个人就这么尴尬地面对面,什么话也不说。


过了一会儿,江澄似是看不下去这种情况了,便转身往门外走,魏婴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,匆匆忙忙套上衣服就往江澄走的方向赶。


“师妹你要去哪里呀?师妹你等等我!”


恍恍惚惚又如回到了少年。


评论(5)

热度(4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