荷叶塘

荷叶塘/安楠
墙头众多,极度杂食
现摘抄《三体》
小窗很少回

【羡澄】摆渡人 2

* 还是缘更

* ooc预警。


“师妹师妹,我们这是去哪儿呀?”


魏无羡发现他好久都没有这么畅快过了——就像是回到了小时候与江澄打闹的莲花湖畔,左一个澄澄右一个师妹,把人惹恼了大不了下湖里游一圈,逞了口舌之快又没什么后果,好不畅快。


他突然格外想念云梦的水。云梦多水,年少的魏婴做事虽不像水那般圆滑,却也是带了几分水的影子的。江澄虽然有着在外人看来蛮不讲理的暴脾气,但其实内心就像水一样柔软,大多数人不过就是看到他用来保护自己的铠甲就苍茫逃离了罢。


他惊讶于自己思维的信马由缰。


江澄还在前面默默地走,再没说过一次话,就连一次头都没回过,像是认准了他跟得上来也一定会跟上来。魏婴是什么人啊,做夷陵老祖这么多年了,这点眼力劲儿还是有的。他现在大概已经不是个人了,也没得道成仙,是不是处于活和死之间薛定谔的状态说不好,但他有这样的感觉:


江澄知道一切。


“师妹师妹你看看我呗”

“师妹你走慢点呀”

“澄澄你别生我气好不好”

“澄澄……”


他变着法儿地试探,想从人嘴里多少套点话出来。若换做小时候的江澄,怕是已经被他这一番骚扰逼得无可奈何,努力装出凶狠的语气说要打断他的腿,或者是要放狗咬他——反正绝不是像这样一声不吭,连耳根都没红。


这不是他的澄澄。

魏婴在心里这样想道


是什么把江澄变成这样了呢?他恍恍惚惚地想着。过去的江澄还在他的记忆里,在莲花池边笑着。江澄不常笑,外人看见的他总是皱着眉头不苟言笑的。但是他看到过江澄笑,魏婴在心中窃喜,江澄会对着他笑,江澄把他和师姐看的同样重要。


记忆到后面就变了味儿。云梦依然多水,莲藕依然埋在莲花池下面的淤泥里,江家还是江家,在修真界仍然有崇高的地位。只是埋在淤泥里的莲藕,却不再是当年的莲藕,也没有人去将它从淤泥中拔出来,做成莲藕排骨汤了。


把江澄逼到现在这样的,不就是我吗?

不,不是这样的,是因为……


原本还晴朗的天气突然乌云密布,江澄也终于转身。他不知道为什么就在几分钟里,这个人会有这么大的转变。是因为他没有理他?还是魏无羡把他当成他认识的人了?


但是我得把他安全带过去,先得让他平静下来。

江澄看着痛苦抱着头蹲在地上的人,无奈地蹲下来,开口说了这几个小时里的第一句话:


“魏无羡,你还好吗?”


“江澄,我们到底要去哪儿?”


魏无羡抬起头,眼睛里写满了迷茫:

“你要带我去哪里?蓝湛呢,蓝湛在哪儿?你——”


他突然就说不下去了。


江澄不会害他的,他有这样的信心,可这信心又是哪儿来的呢?江澄杀过他一次,谁能保证不会有第二次呢?


江澄看他情绪慢慢稳定了,也没回答他的问题,抹掉衣服上溅上的泥点,站起身来,没回答他的问题,自顾自就走了。


他赌魏无羡会跟上来的——不管怎么样,他总会跟上来的,江澄有这样的自信。


“你会知道的。我认得这里的路,你跟我走就好了。”

“魏无羡。”

“别逼我丢下你,到时候可没人帮你收尸。”


评论(4)

热度(22)